2010年2月28日星期日

元宵节的月亮


树梢上的明月


据说今年元宵节的月亮是这53年来最圆的一次。

2010年2月26日星期五

压力

这周刚开学的第一天,
我办公室有个同事没来,
因为生病了。
他其实身体向来都很弱,
最近刚有些起色,
但是却又生病了。
我们就说可能刚开学,
他感到压力,就身体不适了。
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刚回来的头两天几乎精神过分亢奋,
即使身体已累极,
脑袋里的活动仍然“积极”地“乱窜”,
想睡又睡不好,
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失眠了。
3月前要搬新居,
要交对我来说难度极高的作业,
要赶快把学生的笔记改完交回去,
要.......
该做的事太多太多了,
但没一件事是目前想做的,
一点动力都没有。
脑袋里一直不断地活动,
我知道这其实是压力,
但是一时间调适不过来,
只好带着熊猫眼去上课了。
这时想起《仁心解码》里男主角讲过得一句话:
喜事不一定只有喜,有时反而带来压力,
升职、结婚、乔迁......
还好有两天假期缓冲,
可以不用把自己绷得这么紧;
也还好有人适时地
调节了我紧绷的神经。

2010年2月25日星期四

用电脑键盘弹钢琴,好好玩!

经朋友介绍,我才知道
原来xls这么神,
竟然可以用电脑键盘来弹钢琴。
这里介绍两个朋友介绍的网址,
http://www.iblog2008.cn/soft/234/
http://www.geibaobao.com/space-52-do-blog-id-173.html
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研究研究、琢磨琢磨。
建议先尝试节奏较缓慢的抒情曲调,
再挑战快节奏的歌曲或和弦曲。
感觉很好,也好好玩,
觉得自己玩到有点欲罢不能,
好不容易舍下它继续收拾房间,
准备搬新居去。

2010年2月24日星期三

记得我们有约


这是很令我怀念的一首歌。
那天找着伍思凯的分享mv,
看到了这首歌的mv。
播着这首歌,回忆的浪潮渐渐涌向我,
将我吞没。
仿佛回到十二年前,
我们132(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数字)人
在加影的华教岗上相遇认识,
同时一起在这首歌悠悠响起之时“嫁”给了新纪元。
充满回忆的一首歌。

still in holiday mood

新春假期刚过,
回到学校看到学生迷茫的双眼,
就知道他们的魂还在家里,
尤其是昨天是初九,
大多数的同学凌晨不是玩到不用睡,
就是被爆竹烟花的声音惊吓得睡不好。
有个老师形容得很好:
这些学生
前天拜天公,
昨天拜大伯公,
今天拜周公。
所以,他恐怕要举行“招魂”大会了。
相信这礼拜天天都要招魂,
不然下周复习不了,
更不用谈再一周就要考试了。

2010年2月23日星期二

今晚我们都有点high

今天是学校的教职员联谊会办新春晚会的日子。
当晚,我们一众出席者不只肚子喂得饱饱的,
还耳朵听出耳油来,兼大饱眼福,
有些还满载而归,当然也有的依然两手空空,
兼有点碎碎念。
在晚会上,我们众多才多艺的男老师,
又用萨士风演奏多首名曲,
又表演高度局限的扯铃,
又展现可媲美歌神的歌喉,
最后还来段让大家“惊艳”的舞蹈。
可见现在老师不易为,
男老师的“工作”更是难上加难。:P
不过,真正引领晚会进入高潮的,
是由董事会等个人、团体赞助的幸运抽奖。
有人拿到罐头“旺”梨,
有人拿到礼篮,
有人拿到小红包,当然也有人拿到大红包,
但也有人抽到一双环保拖鞋。
不过让有些人有点碎碎念的是
那廿四双半路杀出来的环保拖鞋。
正当大家一心默念自己成为大红包得主时,
主持人突然杀出一句:
刚有人报效廿四双拖鞋,我们现在来抽奖。
可以想象当时大家都突然不再默念自己的名字,
一心祈祷自己的名字不要出现得这么早的场面。
而我可能祈祷得“太用力”了,
结果什么也没抽到,当然大红包没我的分,
而我一直“肖想”的红酒也没着落,
被坐我隔壁的主任抽去了。
我想我抽奖的“旺运”恐怕还要多累积几年才有,
就像去年那样。
最后,晚会在大红包得主落力演出之后圆满地结束了,
大家带着些微高昂的情绪离开了酒楼。

2010年2月20日星期六

陪伴

那天看到一个三四岁小妹妹眼中的“落寞”,
心里就冒出了这两个字“陪伴”。
那个小妹妹原本在妈妈的陪伴下玩着摇摇乐,
但是在她玩得呵呵笑的时候,
妈妈却离开她而去用餐了。
虽然她妈妈用餐的地方是在她能看到的地方,
但是,我几乎可以看到她几乎想跳下摇摇乐的动作。
这时却来了另一个母亲带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
和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那名母亲让小女孩坐在另一个摇摇乐上,
任那小女孩触摸摇摇乐,
而小男孩则在一旁陪着妹妹玩耍。
那小妹妹身坐在这端摇摇乐上,
不停转头看着另一端别家的母子和乐融融地在一起。
等到自己的摇摇乐一停下,
她马上飞奔下摇摇乐向妈妈跑去!
也许作家长的会认为自己应孩子的要求掏钱让他去玩耍
已经做得够了,
殊不知孩子希望的只不过是爸爸妈妈的陪伴,
陪着他们玩耍,孩子才会展露无邪的笑容。

2010年2月17日星期三

增广见闻

“增广见闻”这四个字去年写和朋友聚会时曾用过。
说真的,我一直活在“象牙塔”里,
真的很需要和不同的人了解这世界的“大”和“异”,
才不至于变成井底之蛙。
虽然昨天那餐饭吃得很咸,
咸到我半夜还忍不住起来喝水,
来聚会的人也只有小猫五只,
但是却让我知道这世上另一半人口的绝大多数人是怎样想的,
无异是增广了我的见闻,让我晓得了自己实在单纯得可以。
有些事从书面上知道是一回事,
从真实的人口中得知还是忍不住有点惊讶。

另,昨天捞生了,
希望新的一年,大家都捞得风生水起,
好事一桩一桩来,
坏事自己闪开去!

2010年2月16日星期二

无题二

翻看手机的次数
与思念的深度
正成正比

2010年2月14日星期日

这个新年

这个新年很热,热得我几乎只能一天到晚窝在家里昏睡。
这个新年没像往年一样,一早就安排好节目,
只是窝在家里等亲戚来拜年。
这个新年家里多了个小霸王,闹得家里天翻地覆,
却也带来许多满足的欢笑声。
这个新年我多了很多练臂力的机会,
搞不好还可以练出捉登山绳子700米的手力。
这个新年就如往年一样,
见到了几乎一年才见一次面的亲戚朋友,
见到“原装版”的同时,也看到了许多“Q版的”和“迷你版”的。
这个新年也和去年一样,
还死厚着脸皮硬向结婚了的长辈、朋友讨红包。
这个新年的年初一和西洋情人节同一天,
听说要再过很多年才会重现这样的重叠,
翻开报纸尽是这些相关的报道和专访。
这个新年的团圆饭还是少了一人,
希望明年有机会吃到真正的团圆饭。

2010年2月11日星期四

当女人说“不”的时候

当女人说“不”的时候,有男人说那是代表“是”或“要”的意思。

日前我们办公室几个女生都反驳了上述的说法。

并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喜欢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的。

或许当女生犹豫的时候,“不”声会很柔弱,

但是,当女生很坚定的对你说“不!”的时候,

请千万要记得那是否定的意思,

别自以为是、厚脸皮说那是“是”或“要”。


2010年2月9日星期二

我们办公室的偶像

自从赵明福事件后,我们办公室同仁都有了一致的偶像——普缇!

video

video

video

video

video

分享


与你分享的快乐胜过独自拥有,至今我仍深深感动!

2010年2月7日星期日

新年搬新居

今天是周末。
我们这栋楼多数的老师已经开始把东西搬进新宿舍了,
有些甚至已经开始布置起新居了。
看着大家的积极行动,
我其实有点意兴阑珊,不太想收拾东西,
但又不得不加紧脚步,
免得到了期限都还没搬出旧宿舍。
昨晚在新居打扫了一个傍晚,
还窝了一晚,
试图和它培养感情,
适应它和旧居的不同。
朋友问我新年搬新居有什么期望?
我只能说希望它和我的旧居一样,
至少在未来一年内能成为我的“猴”窝,
让我下班后能窝在里面好好休息、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用再操心一些有的没的。
不过看来这个愿望恐怕要等上至少两个月
才能够实现。

陈蕾士

其实我并不甚认识陈蕾士,只在唱片行选购光碟时看过他的古筝光碟,对他的印象仅此而已。
但在吉安考古地带里我才知道他已然去世,留下了那么一句话:

“马来西亚华社文化界没有自己的主张,以为一切只要跟着大陆走就可以得到中华文化的精髓,结果弄得无所措从,似是而非。”

说得真的太对了!


此下为香港作家黄国彬在1982年9月2日,听完陈教授现场弹奏琴筝之后,有感而发写了一首现代诗《听陈蕾士的琴筝》,也间接成了目前香港中学的“中国语文”课本的其中一堂赏析课文。写得如此传神而意境优美的诗篇,我们独中的课本竟然未收录,实在遗憾。


《听陈蕾士的琴筝》作者:黄国彬

他的宽袖一挥,万赖
就醒了过来。自西湖的中央
一只水禽飞入了湿晓,
然后向弦上的涟漪下降。


月下,银晕在鲛人的泪中流转,
白露在桂花上凝聚无声,
香气细细从睡莲的嫩蕊
溢出,在发光的湖面变冷。


凉露轻轻地敲响了水月,
声音随南风穿遏窗棂
直入殿阁。一阵荡漾
过后,湖面又恢复了平静。

他左手抑扬,右手徘徊,
轻拨着天河两岸的星辉。
然后抑按藏摧,双手
游隼般俯冲滑翔翻飞。


角徵纷纷夺弦而起,铿然
跃入了霜天;后面的宫商
像一只只鼓翼追飞的鹞子
急击着霜风冲入空旷。


十指在急纵疾跃,如脱兔
如惊鸥,如鸿雁在大漠陡降:
把西风从竹林卷起,把木叶
摇落云烟尽敛的大江。


十指在翻飞疾走,把骤雨
泼落窗格和浮萍,飒飒
如变幻的剑花在起落回舞,
弹出一瓣又一瓣的朝霞。


雪晴,山静,冰川无声。
在昆仑之巅,金色的太阳
击落紫色的水晶。红宝石里
珍珠如星云在静旋发光。


然后是五指倏地急顿……
水晶和融冰铿然相撞间,
大雪山的银光蓦然在高空
凝定。而天河也静止如剑。


广漠之上,月光流过了
云汉,寂寂的宫阙和飞檐
在月下听仙音远去,越过
初寒的琉璃瓦驰入九天。

2010年2月5日星期五

立春,乔迁、踏青

立春,春天的第一天。
吉日。
学校安排那天启用新教职员宿舍楼。
我们一伙人在上午7时出现在楼前,
各带一样东西准备搬进新楼。
拉了响炮,拍了合照,
大家还算兴致高昂地拿着东西到自己的单位去,
有人捧着一盆富贵花,
有人拿着财神爷的图像,
有人拿着新年的雕饰,
有人拿着一箱东西。
我也拿了一箱东西,
里面有书本、五谷杂粮、面条、橄榄油、苹果醋等
——那些健康食品都是去年幸运抽奖抽中的。
虽然凑不足柴米油盐酱醋茶,
但是凑合着用,也能保新的一年衣食无虞,有书可看。

其实,对于这个新家,心里其实不甚满意,
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感觉总是有点绑手绑脚的,
总是要为他挂心太多,最重要的是过去许多方便可能不复存在。
这是最令我头疼的。
可能不能再像过去那样煮食,
住宿费增加了等等。
还有,我的东西太多了,根本就没有地方放。
只能洒脱一点,丢了它们吧,送给有缘人吧!

算了,乔迁总该是喜事,开心一点吧!
象征式搬了家,我特地去踩一踩草地,
最后干脆就赤脚走过草场,
让身上不愉快的“分子”从脚下踏掉。
踏青。
友人说,立春早上7-9点是吉时要踏青,
我很需要开运,
姑且从字面上诠释实践吧。

立春:乔迁、踏青。

2010年2月3日星期三

打领带

周一那天打了一个领带上班,
紫色的领带,
黑色的上衣,
黑色的短裙。
charming!有人说。
也有人说:“哇,很in啊!”
在林林总总正面的评价如好看、漂亮之余,
也有带着疑惑的问句甚至不赞同的,诸如:
老师,你为什么要戴领带?
老师,你怎么戴领带这么奇怪的!
可见大家的审美观有多大差别。
对于问句,我一律回以一个字:
爽!

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尾牙,在哥打丁宜Gunung Pelepah

丑年最后一个十六月夜,
和朋友去哥打丁宜Gunung Pelepah爬山看瀑布观明月。
本来这一趟差点不能成行的,
还好最后在朋友的坚持下我们有了一次愉快的爬山记。
看到了几种不同面貌的瀑布,

也看到了两三种不同品种的猪笼草,


还看到了蓝色的蚂蚁。
(嗯,有点“山芭”。:P )

我们还在山上的营地举行小型烧烤会,
大口咀嚼香喷喷的脆皮烤鸡翅,
配以名副其实的“香米”饭、玉米鸡肉和药材鸡汤,
吃到大家肚子鼓鼓的。
(我们的尾牙午餐,色香味俱全。晚上的大餐没拍到。)

不过,要吃到香喷喷的脆皮鸡翅膀,
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天的风他的风向不定,
一会儿往东吹一会往北吹,
所以不管坐在哪里面向火都会被烟熏到,
熏得我们只能把脸藏起来,
眨着泪眼继续烧烤。
那天的风不止让我们有一双“烟熏”眼,
还给我们加了菜--细沙是也。
医饱肚子,到溪边梳洗完毕,
回到营地观月去。
当天的圆月,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

还好不至于“犹抱琵琶半遮脸”——那另有其人。
丑年尾牙的月亮,既圆又亮,
照得帐篷内无需亮手电筒也可看得一清二楚。
掀开帐篷门纱躺着看月夜一边和朋友聊天,
别有一番滋味。
第二天我们睡到自然醒才吃过早餐下山去。
做早餐时煤气却不够用,原来是昨天忘了弹上总开关泄了煤气,
还好的是来得及热了昨天的鸡汤,
只可惜没有昨天的热茶喝。
下山我们半途走了另一条捷径,
但是整个过程对我来说还真是有一些难度
——我向来都很怕下山,
常常要花一些时间在想下一步要放在哪里
才不至于滑下山滚下山直接跌下山。
也多亏朋友一路上的照顾,
不然我一定不能爬回下来,
只能卡在那短短的崖壁上哭爹喊娘
(呵呵,这是夸张手法,我还不至于这么逊),
即使爬得下来也跌个五颜六色。


后记:和之前朋友去的照片相比,发现水流量真的减少了,水位也降低了。